产出少
无限系列/惊悚乐园/魔笛magi/幻数/中华一番/螺旋卷钩生/国漫大好/子供大法好
Zclod/狼烟无言/笛子Ocarina/尚月地

【雷浩】相性100问

雷浩大法好!秋总大法好!【默默看向了低产的自己

FALLing:

       大家好,生龙活虎的我回来了!

       这是和@阿缘君 填的雷浩CP问卷的写手部分的8,应阿缘邀先发出来了,问卷估计在不远的以后,会,生出来的吧,哈哈【干笑

       这里面的角色剧情与时间线都是与《我的总裁好像人格分裂了?怎么办!》,相照应的,大家可以当作番外看看,不会收入本子里~

       话说那个42问是塞死我了,靠,抱着少爷哭晕在隔壁未来。

       这个节骨眼儿上发出来也不好说是什么贺了……你们爱怎么贺怎么贺吧!新年快乐,羊年大吉!

 

  肖幂:两位首领你们好,很荣幸能给你们做这个……问答,我是今天的主持人肖幂。

  楚浩:(笑)肖幂你好。

  李冈雷:“今天的”主持人?

  肖幂:李冈雷首领您还是别在意这些细节了把……让我们开始问答|||

  1.请问您的名字?

  李冈雷:李冈雷。

  楚浩:楚浩。

  2.年龄是?

  李冈雷:28.

  楚浩:27.

  肖幂:啊,原来已经是2015年了呢……呃没没没事,让我们继续。

  3.性别是?

  李冈雷:……男。

  楚浩:(笑着点头)

  4.请问您的性格是怎样?

  李冈雷:冷酷无情、死板苛刻、不通情理。

  肖幂:这、这怎么这么耳熟……李冈雷首领我们错了!

  楚浩:(笑)那我就是,爱忽悠,爱选择,爱操心,蠢得不要命。噢还有就是卫宫切嗣。

  肖幂:……我可以赞同一下最后一句话吗?

  5.对方的性格?

  李冈雷:重感情,执著坚定,特定情况下会变得残忍,本性善良……擅长忽悠。

  楚浩:闷骚吧。别看他有时候很严肃,其实内心很柔软,也很重情重义,保守,经常为了亲情而妥协,但是立场还是很坚定的。还喜欢伪装自己……但就是不擅长忽悠。

  肖幂:……我该说什么才好呢?

  6.两个人是什么时候相遇的?在哪里?

  楚浩:十岁左右,在一个安全屋。

  7.对对方的第一印象?

  李冈雷:(坐正了身子)小鬼,超讨厌的小鬼,笑屁笑,就这样还是什么鬼完美基因体,靠。

  肖幂:……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楚浩:(笑)混血儿,混血儿,混血儿耶!眼睛好漂亮!可是为什么脸这么臭?他在瞪我!姐姐我怕!……大概就是这样。

  李冈雷:……我是混血儿有那么奇怪吗?

  楚浩:不,我当时只是在想,我和你好像是拥有部分相同的基因,那我为什么不是混血儿。

  李冈雷:……(笑)

  8.喜欢对方哪一点?

  李冈雷:对正义的执着,对伙伴的执着,对世界的执着。

  楚浩:内心的坚定吧,那种界限分明不可逾越的公正感,也就是你们所说的“不近人情”。

  9.讨厌对方哪一点?

  李冈雷:把所有人的罪孽一个人承担吧,这样会让人感觉,他根本没有把我们当作伙伴看待。

  楚浩:(笑)对此我不打算解释,你也应该很明白了。要我说的话,应该就是某些时候过分的不近人情,会让人感觉利益之外皆蝼蚁。当然我不打算对你说教,因为我知道你不是的,是我先入为主了。

  10.您觉得自己与对方相信好吗?

  雷、浩:好。

  11.您怎么称呼对方?

  李冈雷:楚浩。

  楚浩:李、李冈雷。

  肖幂:……听起来像结巴了一样。

  12.您希望怎样被对方称呼?

  雷、浩:这样就好。

  楚浩:你刚刚其实是想说哥哥之类的吧,表情看上去有些小期待(笑)。

  李冈雷:……我也搞不懂我为什么要期待,明明话是留给我自己说的。

  13.如果以动物来做比喻,您觉得对方是?

  李冈雷:狼,跟在狼王身边出谋划策的那种。

  楚浩:狼,银灰色的皮毛,蓝色的眼睛。

  李冈雷:……那是哈士奇了吧?!

  楚浩:(笑)

  肖幂:怎么都是狼……?

  楚浩:是啊叛逆者就是狼窝,你看你们的陵老大……

  雷、浩:大白眼儿狼。

  14.如果要送礼物给对方,您会送?

  李冈雷:平安无事的叛逆者组织。

  楚浩:只要他希望,哪怕我倾家荡产。

  15.那么您自己想要什么礼物呢?

  李冈雷:……活着回来,你和陵辛,都好好的。

  楚浩:(苦笑着捏住了李冈雷的手)抱歉,这只能够且走且看了,我会尽力的。……我的话,也是希望他照顾好自己就好了。

  16.对对方有哪里不满么?一般是什么事情?

  李冈雷:详见第九问。

  楚浩:同上。

  17.您的毛病是?

  李冈雷:大概是想太多?总觉得情绪很不稳定,会伤害到别人……我有时候都觉得自己要分裂了。

  肖幂:……………………………………………………

  楚浩:(笑)文不能文武不能武拖累同伴一事无成。

  李冈雷:……谁说的?

  楚浩:我自己。

  18.对方的毛病是?

  李冈雷:妄自菲薄。

  楚浩:(笑)几年前把我失败的案例盘点出来每天向陵辛念叨的是谁?

  李冈雷:当时的你从不会像这样对自己失去信心。

  楚浩:那时的我是过分骄傲了,直到进入了……我才知道我有多么的弱小,我犯下了多少不可挽回的错误,这是我在正视自己,李冈雷,这是好事。

  李冈雷:……你说便罢。

  楚浩:(笑)李冈雷的话,就是太不坦率了啊。

  19.对方做什么样的事情会让您不快?

  李冈雷:牺牲自己保大众。

  楚浩:牺牲多人保一人。

  李冈雷:那只有一次,那一次是用我们的命换你的命楚浩。

  楚浩:我知道李冈雷,你就是太过死板,那是你和六个O5的生命,我并不觉得牺牲我去保全你们有什么不妥。

  李冈雷:但你……

  楚浩:但你是曙光?但你是楚浩?李冈雷,你想说的我都懂,但是在这种事情上,我们是无法说服彼此的,终结这个话题吧。

  20.您做的什么事情会让对方不快?

  李冈雷:同上问,这个话题我们已经讨论了无数遍,无需再提起了。

  21.你们的关系达到何种程度了?

  李冈雷:恋人应该达到的程度。

  楚浩:那只是身体层面,若是从心灵层面来说,我们早已达到了普通恋人一生都无法达到的程度。

  22.两人初次约会是在哪里?

  李冈雷:这怎么说……我们根本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交往的……

  楚浩:硬要说的话就是……李冈雷的办公室?

  23.那时候两人的气氛怎样?

  李冈雷:气氛有些怪异,两个心怀鬼胎的人面对面坐着,谈论着过去、现在,以及未来。

  楚浩:现在想想有点像是科技频道错播青春少女偶像剧(摇头)

  24.那时候进展到何种程度?

  楚浩:这个怎么说呢?说是什么进展都没有也可以,说是很有进展了也可以,毕竟我们两个做出的你们所说的什么害不害臊的事情也不少了,但是我敢保证,我们当时都是心无杂念的。

  李冈雷:……把头转回来。

  25.经常去的约会地点?

  李冈雷:食堂、办公室、宿舍……

  楚浩:总而言之就是基地。

  肖幂:突然好同情你们……

  26.您会为对方的生日做什么样的准备?

  李冈雷:事情太多时间太少,隔三差五见不着面,那还是在从前,现在简直是分分秒秒都生死未卜,能面对面说上一句生日快乐都算是了不得了。

  楚浩:(笑着点头)

  27.是由哪一方先告白的?

  李冈雷:……没有告白。

  楚浩:估计是我……如果那算是告白的话。

  肖幂:……突然好想知道那一天发生了什么……对不起我不该知道的!

  28.您有多喜欢对方?

  李冈雷:生命之厚,情谊之重。

  楚浩:凭心而论吗?让我做个假设吧,若是我们两个都手无寸铁被剥夺了所有力量面临死亡且只有一个人能幸存时,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李冈雷。

  肖幂:若是没有被剥夺力量的话……

  楚浩:那么我会选择我自己,因为我的力量比之李冈雷的要强,我更有希望活下去,我能够拯救更多的人,所以我会选择我自己。

  李冈雷:我讨厌这样无法两全的情况,但是我尊重你。

  楚浩:(笑)我知道你理解。

  29.那么,您爱对方么?

  雷、浩:爱。

  30.对方说什么会让你觉得没辙?

  李冈雷:“我明天就要回归了,你自己保重。”

  楚浩:“最近事情真的很多,我几乎每天都在绕着地球飞,我已经好久没有睡上安稳觉了。”

  肖幂:(白眼)然后你们就陷入了死循环。

  楚浩:不,我们会互相退让的。

  31.如果觉得对方有变心的嫌疑,你会怎么做?

  雷、浩:顺其自然。

  肖幂:为什么回答得这么干脆?

  李冈雷:首先,这是只是个假设,其次,若是真的变心了我们也对对方没奈何,毕竟我们的感情本就是充满许多未知的,异位面恋?真是闻所未闻(摇头)。总之若是真的变心了,那么就顺其自然吧,万事皆有因果,种下什么因,就得做好准备收什么果才对。

  楚浩:不过在最后,我认为这种可能性是微乎其微的,我们对彼此的秉性追求认识极深,在一起也是经过多年观察磨合试探才做出的的决定,若是真想要“变心”,那么恐怕我们早就分道扬镳了吧?(笑)可以这么说,唯有死亡能将我们分开。

  32.可以原谅对方变心么?

  雷、浩:可以。

  33.如果约会时对方迟到一小时以上怎么办?

  李冈雷:正常得不能再正常了,可以说我们每一次所谓“约会”都是千巧百巧一时起兴的,不出点意外还真的不像是楚浩。

  楚浩:……我也没有那么意外的好吗,你当我是张恒啊!(白眼)

  35.对方性感的表情?

  李冈雷:笑起来吧,真心的那种笑。

  楚浩:大概是累的半死刚刚醒来,那种迷迷糊糊地问睡多久了。每每到这个时候我都会恢复小时候的状态——李冈雷的眼睛好漂亮。

  李冈雷:(看着楚浩)

  楚浩:(笑)

  36.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最让你觉得心跳加速的时候?

  李冈雷:(收回视线面无表情)被追杀。

  楚浩:(面无表情)同上。

  肖幂:……真是意料之中的回答啊。

  38.做什么事情的时候觉得最幸福呢?

  李冈雷:谈论未来。

  楚浩:从时空碎片里看到那些幸福的未来。

  39.曾经吵架么?

  雷、浩:吵。

  40.都是些什么吵架呢?

  李冈雷:意见出现分歧之类的。

  41.之后如何和好?

  楚浩:互相理解互相退让,都从中立的立场上去思考解决问题的方法。

  42.转世后还希望做恋人么?

  李冈雷:这个问题太无根据了吧……若是再度生存在同一个世界的话,还是希望能是比较亲密的存在,若不能成为恋人,那么做亲人就已经足够了。

  楚浩:(笑)嗯,无论怎样,平凡才是真,希望那是个没有模因与末日的世界。

  43.什么时候会觉得自己被爱着?

  李冈雷:没有特定的时候,只要他不遗忘我。

  楚浩:当我们站在同一立场上,为着同一个未来奋斗的时候。

  44.您的爱情表现方式是?

  李冈雷:信任、理解、尊重、包容。

  楚浩:大体同上。

  肖幂:八字真经啊!

  45.什么时候会让您觉得“已经不爱我了”?

  李冈雷:这个问题……我觉得我难以做出这种假设,我们之间的“爱”不是自然产生的,而是从友情与亲情中衍生出来的,而且现在已经跨过了那道界限,若不是今后恩断义绝,我想我是不会出现那种感觉的。

  楚浩:是的,这是血脉中带出来的羁绊。

  46.您觉得与对方相配的花是?

  李冈雷:……没有研究。

  肖幂:随便扯一个吧!

  李冈雷:……茉莉花(花语:忠贞的友友谊与爱情)?

  肖幂:真的好随便啊!

  李冈雷:……想起中国人我就想起茉莉花。

  肖幂: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么……那真是难为您没有想起牡丹花了啊!

  楚浩:薄荷(花语:再爱我一次/愿再次与你相遇/永不消失的爱)吧。

  47.两人之间有互相隐瞒的事情么?

  雷、浩:多了去了。

  48.您的自卑感来自?

  李冈雷:在他九死一时无法与他并肩。

  楚浩:布局总是不成功,拖累同伴。

  49.两人的关系是公开还是秘密的?

  李冈雷:就那样,懂的人自然懂。

  50.您觉得与对方的爱是否能维持永久?

  楚浩:(笑)说过了,我们的羁绊是血脉中带来的,唯有死亡能把我们分开。

  肖幂:接下来就是比较私密的后五十问了,还可以继续吗?

  楚浩:继续吧,反正我们说着你听着就是了,你也无从考证。(笑)

  肖幂:……我该说什么?真不愧是O6-3!

  51.请问您是攻方,还是受方?

  李冈雷:一般情况下,我是攻。

  肖幂:那么特殊情况就是……?

  李冈雷:目前为止还未出现,不过话总是不能说得太满的,要是万一呢?

  楚浩:(面无表情)也不是所有人都有你这样的闲情逸致想这么多的。

  52.为什么会如此决定呢?

  楚浩:不清楚,自然而然地就……应该是心里感觉契合吧。实际上如果我真想上李冈雷,他的反抗给我挠痒都嫌不够。

  53.您对现在的状况满意么?

  雷、浩:满意。

  54.初次H的地点?

  李冈雷:我房间。

  55.当时的感觉?

  李冈雷:进展似乎太快了?感觉有点不可思议。

  楚浩:感觉好奇怪,果然还是打一架好了,我的天哪,这样。

  56.当时对方的样子?

  李冈雷:脸有点红,而且还在笑。

  楚浩:表情呆滞,看起来有点痛苦,我不知道为什么(耸肩)。

  李冈雷:想听我的解释?

  楚浩:……呵呵。(笑)

  57.初夜的早晨您的第一句话是?

  李冈雷:等会儿有个会议,你是要参加还是延后。

  楚浩:延后吧,我有点累,你让我睡会儿。

  58.每星期H的次数?

  李冈雷:…………

  楚浩:…………若是,若是平均一下的话,还是挺可观的,但是体谅我,我不想计算这个。

  59.觉得最理想的情况下,每周几次?

  李冈雷:…………呵,这两个问题还真是充满了恶意啊,最理想,哪里能由得着我们最理想?

  肖幂:我蛮说您蛮答着呗……

  李冈雷:日均一次多吧。

  楚浩:差不多了。

  60.那么,怎样的H呢?

  李冈雷:有怎样的呢?

  肖幂:您这么说我也……

  楚浩:(打断)普通的,普通的,普通的就好。

  61.自己最敏/感的地方?

  李冈雷:脖子?

  楚浩:腰吧。

  62.对方最敏感的地方?

  李冈雷:侧腰。

  楚浩:差不多是喉结那块儿?

  63.用一句话形容H时的对方?

  李冈雷:如果让他照照镜子,他自己都会脸红。

  楚浩:……人话?这什么破形容啊!

  李冈雷:你下次回来的时候试试吧?

  楚浩:……诶~(干笑)他不要肾我不要命。

  64.坦白的说,您喜欢H么?

  李冈雷:还好,情感不是很丰富,像是连性/欲都削弱了一样,不过面对楚浩会比较有感觉。

  楚浩:如果不影响工作的话还是挺乐意参与的。

  肖幂:(惊吓)这么看来还是楚浩首领比较乐在其中?!

  楚浩:毕竟我性/欲正常嘛,哈哈……(干笑)

  65.一般情况下H的场所?

  李冈雷:宿舍范围内。

  楚浩:包括卧室书房健身房等等……

  66.您想尝试的H地点?

  李冈雷:有想过在办公室?不过这样貌似太过招摇了。

  楚浩:我不知道该怎么评价你的想法。

  67.冲澡是H前还是H后?

  李冈雷:都有。

  68.H时有什么约定么?

  李冈雷:“把你操哭”。

  楚浩:那回是你喝醉了吧?

  李冈雷:没醉但的确是喝高了,后来醒了也挺后悔的就是。

  楚浩:我第二天就回归修复去了,你说这是巧合呢还是偶然呢?

  李冈雷:……(低头笑)

  69.您与恋人以外的人发生过性关系么?

  雷、浩:没有。

  70.对于“如果得不到心,至少也要得到肉/体”的这种想法,您是持赞同态度呢,还是反对呢?

  李冈雷:某种情况上来讲,这可以理解,但是绝不会赞同,这样病态的心理是对双方的极大不负责。

  71.如果对方被暴徒强奸了,您会怎么做?

  李冈雷:……

  楚浩:……

  肖幂:……嘚!小贼!胆儿还真肥!

  72.您会在H前觉得不好意思吗?或是之后?

  李冈雷:一般情况下,我是之前,楚浩是之后。

  楚浩:(扶额)我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

  73.如果好朋友对您说“我很寂寞,所以只有今天晚上,请……”并要求H,您会?

  李冈雷:他是疯了吗?他要什么样的人没地方找,掺和弟弟这好玩吗?

  楚浩:不是,你看那个语境,应该他才是受方吧……?

  雷、浩:(相视一笑)

  肖幂:你们怎么好像确认了那个“好朋友”是谁的样子,还有你们怎么突然就露出了“是男人都懂的笑”啊,我不太懂啊,我好害怕待会儿回去会被总部给开了……

  74.您觉得自己很擅长H吗?

  李冈雷:“很”……?不,没到很的程度。

  楚浩:……马马虎虎吧?

  75.那么对方呢?

  李冈雷:某种意义上。

  楚浩:……同上。

  肖幂:耐人寻味。

  76.在H时您希望对方说的话是?

  李冈雷:真要说?

  楚浩:(干笑)

  李冈雷:深一点,这里,不要啊,之类的。

  楚浩:我爱你。

  肖幂:真是高下立见呢李冈雷首领!就算您面无表情地棒读也改变不了我对您龌龊的认识呢李冈雷首领!

  李冈雷:闭嘴。

  肖幂:……

  77.您比较喜欢H时对方的哪种表情?

  雷、浩:现在的就好。

  肖幂:好、好,你们屌。

  78.您觉得与恋人以外的人H也可以吗?

  李冈雷:可以,但是没有兴趣。

  楚浩:(笑)是的,这种忍耐力我还是有的。

  79.您对SM有兴趣吗?

  雷、浩:没有。

  80.如果对方忽然不再索求您的身体了,您会?

  李冈雷:这个问题很奇怪,像是搞得没有性就不存在爱一样。

  楚浩:(拍肩)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啦,骚年。

  81.您对强奸怎么看?

  李冈雷:可笑至极。

  楚浩:侵犯人权的行为,此者当诛。

  82.H中比较痛苦的事情是?

  李冈雷:一般刚进去都挺痛苦,楚浩紧张我也难受。

  楚浩:……张恒打电话过来说他被一个世家追杀了,让我帮他,不准挂电话不准挂电话,敢挂电话他就敢偷我的绿面具带出去表演杂技,结果我举着电话听了他半个小时惨叫。

  李冈雷:结果楚浩开了外放,我们笑得都忘了自己在干嘛。对了最后为什么听了下来?

  楚浩:张恒后来告诉我他欠费了。

  李冈雷:……

  83.在迄今为止的H中,最令您觉得兴奋、焦虑的场所?

  楚浩:(抢着)机场休息室!

  李冈雷:对不起,擦枪走火。

  楚浩:(瞪)你知道我为此黑了几个摄像头吗!你知道出门之后有多少便衣的间谍在机场里埋伏着吗!你就擦个枪,我要为你擦屁股!抱歉我情绪有些激动了,我不是在愤怒也不是训斥你什么,而是告诉你,控制你自己,不然我们很可能会死。

  李冈雷:(拉拉抱抱.jpg)

  楚浩:(瞥)就像现在这样。

  李冈雷:过来,死不掉的。(抱)

  肖幂:(浑身颤抖说不出话)

  84.曾有过受方主动诱惑的事情吗?

  李冈雷:几乎每次都……

  楚浩:……?!!

  李冈雷:瞪我干嘛,瞪我干嘛,让你照镜子了!

  楚浩:……那下次?

  85.那时攻方的表情?

  楚浩:……很、难、受……?!

  86.攻方有过强暴的行为吗?

  李冈雷:我喝高的那次算吗?

  楚浩:(没好气)肯定算了。

  87.当时受方的反应是?

  楚浩:我想回去,快点回去,靠,妈的,放我回去。

  88.对您来说,“作为H对象”的理想是?

  李冈雷:楚浩。

  楚浩:李冈雷。

  肖幂:那么下一问直接帮你们跳过吧|||

  90.在H中有使用过小道具吗?

  李冈雷:没有吧。

  楚浩:有的,钢笔。

  91.您的第一次发生在什么时候?

  雷、浩:半年前。

  92.那时的对象是现在的恋人吗?

  雷、浩:是的。

  93.您最喜欢被吻到哪里呢?

  李冈雷:喉结。

  楚浩:嘴唇。

  94.您最喜欢亲吻对方哪里呢?

  李冈雷:锁骨。

  楚浩:嘴唇。

  95.H时最能取悦对方的事是?

  李冈雷:凭人类本能就能做到的事。

  楚浩:说一些乱七八糟的话(摇头)。

  96.H时您会想些什么呢?

  李冈雷:这个表情,不,这个表情,楚浩,你……hiaftjcdhlofsdvnbcdtyrkgswvnupad是的我并没有在滚键盘,这是我内心的真实想法。

  楚浩:花式粗口。

  97.一晚H的次数是?

  李冈雷:……总之不是一次。

  楚浩:你是不是少说了几次?

  李冈雷:总之不是一次,有错吗?

  楚浩:……哦,没错。

  98.H的时候,衣服是您自己脱,还是对方帮忙脱呢?

  雷、浩:都有。

  99.对您而言H是?

  李冈雷:了解完整的他的过程。

  楚浩:进行更加亲密交流的途径。

  100.请对恋人说一句话

  李冈雷:安心去吧,一切有我。

  楚浩:(笑)和你并肩,一直到死。

评论(3)
热度(16)
  1. 阿緣。菏获 转载了此文字
    雷浩大法好!秋总大法好!【默默看向了低产的自己

© 阿緣。 | Powered by LOFTER